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吐真剂】

第一篇

全职

    黄少天作为一个剑士,在认识喻文州之前其实对于术士花样百出的药剂是很不耐烦的。他只用了解记住认识自己可用的药剂就好了,至于其他的......

    他躲避还来不及呢!要知道把他带入蓝雨冒险队后来改名蓝雨佣兵团的老队长就是一个猥琐无下限的老术士!没拿自己试药已经欢天喜地了,谁还赶着凑上去找死啊。第一次骗自己喝所谓的瞬红补血剂,结果呢?是瞬红了!!完了事自己就在床上躺了三天!!第二次骗自己去给他采草药,结果呢?结果药倒是采着了,黄少天自己也被老术士忘记困在溶洞将近一个星期!

    珍爱生命,远离术士!!

    更何况黄少天自认为砍得死一群术士,但他确定肯定,自己一定玩不过一个术士。所以在不能砍死一个术士的情况下,他还是远离一个术士吧。

    其实黄少天一直不明白,喻文州怎么会是一个术士,或者说,他怎么会是一个黑暗术士。

    在再一次偷偷协助嘉世佣兵团高调追杀的叶修收集完魔兽材料后,黄少天有幸这次没有被叶修用后就扔,两人勾肩搭背地喝酒去了。

    “你说文州怎么就是黑暗术士啊?”黄少天喝了酒更是喋喋不休地让人惨不忍睹,“他怎么会怎么会就选了这行啊?他看上去更像魔法师啊,炼金师啊甚至牧师都像啊。你看他脾气那么好,性格又温柔,长得还好,说他是黑暗术士谁信啊谁信啊?光明术士都好啊。”

    “......”叶修无语,心想这是今晚上第几遍这货问这个问题了?第七次了吧?老魏那老不休的黑暗术士给这货这么深的心理阴影啊?回去问问老魏以前对这货干了什么。

    “你说啊,为什么啊?”黄少天相当不满意叶修不搭理他。

    “我怎么知道啊?各有所好吧。”叶修觉得得找个方法转移一下这货的注意力了,不然迟早让他拿一个问题烦死。

    “但他怎么都不像黑暗术士啊?!”

    “那又怎么样啊?你看韩文清那张脸还是当了光明大祭司的契约守护者,张新杰还大祭司呢!你以前看过扛着十字架抽人的牧师啊?”叶修默默盘算回去怎么压迫老魏,“再说了,喻文州哪里不像黑暗术士?够渊博够狡诈够阴险了还有什么荣耀大陆顶级冒险者职业适合他的?跟我一样?但他手残拔杖速度不够啊!”

    “你才阴险你才狡诈!你还没下陷没节操够无耻够不要脸!!”

    叶修嘴角抽了抽,心想自己疯了才和他讨论喻文州适合干什么,有这么个护短护食的货在,喻文洲干啥他都觉得配不上对吧?也不想想喻文州以前是干......

    等等,黄少天不会真不知道喻文州以前是干什么的吧?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看出来喻文州最擅长的并不是成为荣耀大陆的顶级冒险者吧?叶修眯着眼看着奋力指责他的黄少天。真是个缺心眼的幸运蛋。

    你看,他只会兴庆喻文州站在他的身后,自己可以成为诅咒师的守护剑,却从来不知道那把剑已经刻上了诅咒,决不允许其他人的触碰。

    你看,他需要一个人的陪伴,在他还没有察觉的时候,那个人已经站在他的身边,替他挡下一半风雨。不像自己,为了那道逝去的身影苦苦追寻、四处奔波,思念入骨却无从解脱。

    要不看在喻文州私下还算帮了自己几把和这笨蛋老是偷跑过来帮自己的份上推一把?

    正深深陷入我的队长最好了叶修你有种说我队长坏话你有种和我单挑啊单挑啊的思路中的黄少天没有看见叶修满眼的算计。

    “我说,黄少天啊,”叶修呡了一口低度果酒,“你怎么不直接去问问喻文州啊?”

    “我问过啊!”黄少天一脸理直气壮,“他说是因为我啊,这关我什么事啊!!他选行业的时候我又没在他旁边让他选黑暗术士。不想告诉我原因就直说吗,干嘛这样!!再说了......”

    “噗~~”叶修喷了一地的酒,深深替喻文州泪流满面,你到底是喜欢这傻缺啥啊?还有黄少天你打架时那种观察敏锐见缝插针的精神到哪去了?你听不出来喻文州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老魏你个猥琐货怎么养出这种呆萌货的??!!

    果然剑士不能交给术士来指导啊。

    叶修一边腹诽一边思索怎么解决掉开始大倒苦水的黄少天:“那你真想知道为什么?”

    黄少天立马转移注意力:“当然!!”

    叶修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有一个办法可以,老魏的药剂室里面有吐真剂。”



    蓝雨佣兵团精英冒险队的队长喻文州发现副队长黄少天这几天有点不对劲,话少了不说还开始躲着自己了。

    难道开窍了?

    算了吧,就这种好事还是再过几年吧,喻文州笑着摇摇头,将手上的资料整理好,坐下来双手交叉撑着下巴思索起来。

    从哪天开始不对的呢?好像是那天偷跑出去和叶修喝完酒回来开始的吧?不过看样子不像叶修对他说漏了什么害羞了啊,一进自己的房间或者自己的办公室就开始东瞟一眼西瞅一下。

    不是害羞了,这个表现是......?

    想做什么坏事了?

    想对我做什么坏事呢?我拭目以待啊少天。

    黄少天很苦恼啊,老魏给的吐真剂到底用不用呢?那是喻文州啊,虽然这药剂给老魏灌了一些确实有用也没看到啥副作用。但万一副作用是长期的呢?但不用......

    这个…… 呃~~ -______-"总感觉好不甘心好可惜啊...... 

    于是黄少天决定再找些人来试试这个吐真剂有没有长期的副作用。

    喻文州在长期期待中并未发现黄少天有什么动作,而且过几天黄少天就恢复正常了,于是喻队表示深深可惜了。

    难道是因为以前被自己挤走的老魏给他关于黑暗术士的负面影响太重了?

    要不是看当年带大他的是个术士自己也不会想着成为一个黑暗术士,结果就是因为这个老魏,少天对整个黑暗术士产生了职业抗拒。自己当年还以为他看到黑暗术士会亲切一点。

    果然剑士不能交给术士来指导。

    这边喻文州喻大队长和叶修在某一层面上达成一致的同时,黄少天正逼着人给他试药。

    从当年被老魏剥削到如今黄少天可以利逼老魏试药可以看出,风水轮流转,今年到我家。

    但是黄少你还是太年轻了啊......

    你没听见帮你提出这个吐真剂方案的叶修喋喋的笑声么?

    黄少天在验明吐真剂确实没有任何副作用之后,到底还是找了个机会给喻文州下了药。

    吐真剂揣在自己怀里这几天,那个疑问翻滚地越来越厉害啊,本来还是不经意间的一点小事,结果现在成为了一个越来越不能忽视的问题。

    为什么呢?

    不要告诉我是因为我!!那时我们还没见过面呢!!

    为什么不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呢?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啊!!!!

    于是黄少天铤而走险,抢过要端给队长的食物托盘,亲自给喻文州端了过去,顺便把所有吐真剂倒在了浓汤里面。

    抢食物托盘这种事情黄少天一向在蓝雨里面没少干,反正黄少天乐意抢了送,喻文州乐意看他端了吃的去找他,所以送食物的人都挺配合黄少天的。

    “少天啊?”喻文州的眉目在灯光下面温柔得让人心都要化了,喻文洲端过黄少天送来的食物,毫不犹豫地先喝了口浓汤。

    黄少天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直愣愣地看着喻文州,端着盘子动都没动。

    “今天你怎么了?”喻文州有些纳闷,“怎么不坐啊?”

    黄少天放下盘子从一旁拖了一个椅子坐在喻文州面前,咬着嘴唇,直愣愣地继续看着喻文洲。                                    “今天你是怎么了?”喻文州伸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怎么不说话了,你这么安静我都不习惯了。”

    “队长......”吐真剂哪怕只喝了一口都会很快发作,更何况是下了一整瓶的分量,刚才那一口怎么也该够了吧!!黄少天稳定了一下心神,胆子一下就大了。“队长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要成为一个黑暗术士吗?”

    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这都好几年了怎么还在纠结这个问题?为了这个问题胆子都大到敢给自己下药了,他不知道吐真剂这种黑暗药剂对黑暗术士根本没有作用么。

    自己好歹是术士啊,怎么可能尝不出来啊! 

    不过这真是一个好机会不是么?这主意是谁给他的?叶修么?药是谁提供的呢?不过反正少天能接触到的大师级别的会炼药的黑暗术士也只有老魏和自己两个。

    找个机会好好“谢谢”老魏的药。

    喻文州配合地作出中了吐真剂应有的样子,眼眸莹润,目光深情地回答黄少天的问题:“因为你啊。”

    黄少天抓狂了!!!埋头用手抱住了脑袋。

    “为什么因为我啊!!你选职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你啊!!!吐真剂都没有用吗??!!!”

    “当然有用啊”

    在黄少天来得及反应前喻文州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俯下身用头抵着黄少天的额头,一只手搂着黄少天一只手捉住黄少天的后颈。

     你只知道我选职业的时候你还不认识我,你怎么不问问我是什么时候认识你的啊?”

    黄少天现在只有一个想法!!逃!!使劲逃!!找个地方挖坑把自己埋起来!!

    “我说过是因为你,我才选择成为黑暗术士是因为我开始觉得带大你的是一位黑暗术士,你会对黑暗术士感到亲切一点。”喻文州说到这苦笑了一下,“结果不知道你对术士阴影挺大的。”

    黄少天埋着头,嘴巴里面嘟嘟哝哝着什么。

   “其实你不用给我下什么吐真剂啊,只要是你问的,我的回答都是真的啊。你可是唯一对我有效的吐真剂。”

   “......”黄少天心想这句话什么意思,但为什么,为什么。

    心里有种期待呢?

    在期待什么呢?

    埋在心底的希望与期盼在疯狂生长,蓬勃跳动。

    那种期待像要开花的树,盼望着一个人的到来,为它赞扬;像春藤新探出头来的嫩芽,渴望一场春风,为它驱寒。

    是一个伸手可以触及的答案。

    “为什么?”黄少天仰起头直视喻文州,“为什么我是你惟一的吐真剂?”

    为什么?喻文州的笑容就像那棵开花的树所盼望的人,像嫩芽守望的春风。有一个答案在黄少天的心底呼之欲出。

    “因为我爱你啊!”

    所以一切都有了答案。

    黄少天有些恍惚地看着喻文州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笑容。

    好期待,好期待他的靠近。

    黄少天眼睛越张越大,他隐隐知道喻文州的下一个动作。看见他俯下头,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带着探寻。

    直到一个吻落在自己额头。

    黄少天愣了一下,脸刷一下红了,喻文州已经轻笑着扶着额头坐回了队长的大沙发,心想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黄少天一张脸快烧起来了,瞟了使坏的队长一眼,恼羞成怒地扑上去。

    对准嘴巴!!

    啃!!

    哎呦,喻大队长脸上的笑容都快溺死人了,搂着投怀送抱的黄少天,大大方方地任君乱啃。

    顺便教教这小迟钝怎样正确的接吻。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