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剑与诅咒之战歌】

第四篇


     那是蓝雨佣兵团历史性的一天。

    天空中两颗明星交织了轨道,命运之盘的轨迹开始转动。

    一位术士推开了蓝雨佣兵团的大门,阳光从他的身后倾泻了进来。逆光的容貌隐藏在术士宽大的斗篷面罩里面,只有银白的几缕长发露了出来。

    “我想加入蓝雨。”

    他的语调柔和,语音清亮,像是凤凰鸣啸穿透云霄,渺渺散去的悠扬。

    余音渺渺挥散不去,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能刻进你的心底。

    让人安定,让人臣服。

    刚成立还乱糟糟一团的蓝雨第一次这么安静。

    包括那个抱着剑,嘴巴从未停过少年剑士。

    “我想过迟早会有一个人来接替我的位子引领蓝雨走向荣光,但退位之前我从没想过是他,或者说,居然是他。”资历最老一辈的冒险者魏琛嚼着烟草回忆道,“虽然模样长得很好嘛,但他当时对于术士这一职业的了解实在少得惨不忍睹,我开始还以为是我的追随者或者崇拜者才选择这一行业的。“

    “所以你被顶下去了。”叶修有些嫌弃地看了魏琛一眼,“像你这样没有自知之明的队长继续呆在蓝雨的话,蓝雨估计早解散了。”

    但是事实上,不仅仅是魏琛,除了开始两天的惊艳和好奇外,基本上所有人都把新来的术士当做了一个花瓶。毕竟,他的施法速度堪堪达到精英冒险者那根鉴定线的水平。只有那名少年剑士坚持不懈地用自己的方式去安慰他,虽然喋喋不休到最后他师傅魏琛拍着桌子咆哮着命令他闭嘴。

    但他就这么安安稳稳地在蓝雨呆了三年,温温和和地和每一个蓝雨的队员相处。

    包括成为蓝雨最有潜力也是最为咋呼的少年剑士最多的倾诉桶。

    “每次都是同一个画面,他坐在可以晒到太阳的沙发上,微笑着、安安静静地听着那个人讲得眉飞色舞,时不时还能应和上几句。”蓝雨冒险团第二任冒险团团长兼精英队队长方世镜在描绘这个场景时眼神里面带着恍惚,“感觉所有人都被他两排斥了出去,那是一个小天地,好像是下了一个结界一般。但是所有人都不忍心上前去打破那个不存在结界,虽然有时候嗡嗡嗡地吵得让人头疼,但毕竟有一种温暖得让人流泪的感觉。”

    “当然,我徒弟能只对着一个人说话不去烦别人,也是我们不想去破坏他们两个聊天的重要原因”魏琛接着说,“毕竟我徒弟聒噪得有些时候我都想揍他,也难为那个人忍得下他。”

    恐怕这也是术士非凡耐心的一种表现。

    第四年魏琛离开蓝雨,方世镜接任为冒险团团长兼精英队队长。

    第五年术士接替为蓝雨冒险团团长兼精英队队长。

    第六年蓝雨成为荣耀大陆排行第一的顶级冒险团。

    术士和剑士成为双S级别顶级冒险者。

    蓝雨的赞歌开始弹颂,剑与诅咒的双向守护奠定了蓝雨的基石。

    他是喻文州,他是黄少天。

    时间将被永久镌刻下他们的名字,我是你所向披靡的剑锋,我是你坚若磐石的守护;彼此许下的誓言将会传颂到永远。

    “你看,虽然说黄少被老队折腾了那么多年都对术士这个职业产生阴影了,但恰巧他从心底信任的也是两个术士。魏琛一走,就只剩下了喻文州。”

    方世镜在回家种田前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蓝雨交给你了,照顾好少天。”

    现在回想起来,怕是所有人都看走了眼。当年那个被认定为花瓶的人在不声不响之间已经和蓝雨密不可分,前三年的铺垫忍耐到最后的崛起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算无遗策。

    “他呀,可怕的要死,如果不是他拔杖和吟唱速度确实惨不忍睹,恐怕我们还要开辟一个新的冒险者等级。”叶修曾经这样说过,“你看上帝就是这么公平,太过完美的人会被他收回。黄少天应该感到庆幸喻文州是手残,不然他就要和我一样去追寻亡灵的归来之路。”

    人们赞颂这位大剑士黄少天阁下,他追寻着风的脚步,他的背影笔直坚挺,长风从很远的地方吹来,带着战场燃烧的战意。他追逐战意而去,永不畏惧。

    而对于术士喻文州阁下,他的赞颂一句足矣。

    他是剑意永恒的归宿,他刻下的诅咒,永远铭记在长剑之上。

    每次和黄少天并肩战斗在战场上,喻文州就会觉得心底有一种渴望会破壳而出。这种渴望将撕碎他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模样,将自己最为癫狂的一面剖析出来。

    每次一想起这种渴望,就像是长久行走在沙漠中的旅客,瞧见了一块绿洲。

    那是对于黄少天的渴望,去触碰他的肌肤,抚去滚落的汗珠,倾听他的喘息,替他舔去伤口渗出的血渍。

    那是自己心心念念了多少年的人啊!那是自己并肩的战友,携手此生的爱人,给与他茫茫无边际生命以曙光的灵魂。

    他怎么会不爱我,他怎么可能不爱我。

    我会融入他今后生活的每一个角落,命运交织在一起,就算生死将我们分离,时间也会将我们的故事永远流传下来,人们每提起一个名字就会有另一个名字紧随其后。

    我爱你。

    我将伴随你今生今世,就算徒留下我千年孤寂也甘之如饴。

    就算是众神给予我可以与你相伴的代价,我也愿意。

    等到你呼唤我的名字,等到你的眼睛里有我,等到你心里最柔然的地方属于我,等到你打上我的烙印。

    爱着那个有着与我相关记忆和无关记忆,有我陪伴和没有我陪伴成长至今的黄少天。爱他挥舞冰雨的矫健的身影,爱他张扬的个性,爱他喋喋不休的话语,爱他金色短发跳跃的弧度,爱他蓝色眼睛里面的干净。

    你看,这就是我苦心孤诣织下的大网所网住的爱人,连同我一起,一网打尽。

    看他斩落敌方,带起一串血珠,身姿矫健,英气勃勃,就会觉得有万千鼓声在心中响起,仿佛世界只剩下了彼此。

    所以每一个诅咒都带着勃发的心意,从我脚下蔓延,四面八方传达开去。

    我永远在你身后,只要你一回头,我们便可以看见彼此。

    当每次战争结束,黄少天都会转过头去寻找喻文州。

    不,不用寻找,他就在那里。

    舔舐过烈焰的狂风刮下了他的帽兜,银白色的长发像烈烈的战旗。他的容貌在烈火中熠熠生辉,眼睛里面是星辰大海。

    他在等着自己,等着自己过去。

    过去看到星辰大海里面只会有自己。

    自己是何其幸运!

    能有这样的一个人,这样深的爱着自己。

    就算是我絮絮叨叨你也只是安静旁听,就算是千言万语,你都会一字不落记在心里。

    我怎么会允许自己不爱你,我怎么可能不爱上你。

    就这样走过去,带着还在滴血的冰雨,走到你的面前。

    就算是战争撕裂了我的战袍如此狼狈不堪,你却还是如同来时那样衣冠整齐。

    但我还是知道。

    你爱我。

    看,你伸手扶住了我的后颈。

    所以我迎上去,

    吻住了你。

    我们彼此交换着爱意,热烈的如同战火,彼此厮磨地如同一场战争。

    可以证明彼此心意的战争。


    

第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