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噬金鼠】

第五篇


    有句话叫做,物肖其主。

    比如你看喻文州的魔宠角翼天马,荣耀大陆顶级魔兽之一,性格温顺,举止优雅。

    虽然速度和喻队有着鲜明的对比。

    再看看黄少天最近刚逮回来的那货。

    ......

   “队长!!一个黄少已经够了!!难道我们蓝雨以后要走音波攻击么?”

   “队长求你了!!每天晚上都没办法睡觉,满耳朵都是咔嚓咔嚓的声音!!”

   “队长你就不管管黄少么?队长你不想管黄少至少管管他逮回来的魔宠吧!!它啃穿了我三件防护服差点就把我的召唤杖给啃了!!”

    其实喻文州也很无奈,那天晚上他都睡了,黄少天风尘仆仆一身冰凉的半夜翻进他的房间。陡然惊醒下,他只来得及心疼地把一连十多天没回来的黄少天团吧团吧按到自己身下,但实在是困得不行,就迷迷糊糊地听黄少天说了什么,就点头表示允许了便又睡了过去。

    结果,第二天蓝雨佣兵团便多了一只顶级魔宠——噬金鼠。

    其实这玩意还是很有用的,速度快起来的话基本上看不到身影,而且牙叫一个厉害,基本上没有它啃不穿的东西,极其喜爱啃噬金属,也是稀有矿产最有效的探寻器。

    一身金灿灿的毛,大眼睛,个头也只有拳头那么大,有一双蝙蝠一样的薄翼。

    任谁看了过后都会夸,长得跟黄少天很有主仆样嘛!

    开始的时候蓝雨所有人都挺喜欢这个小家伙的,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不像他主人黄少天,这只噬金鼠基本上不发出任何声响,当然除了啃金币金属的时候除外。就是它大眼泪汪汪地把你看着讨要磨牙的金属时都是安安静静的。

    所以蓝雨所有人都挺乐意看见噬金鼠就给他一枚铜币啊、银币啊甚至金币,当然噬金鼠从来不挑剔,不管是什么,只要能吃,它就接过来啃。

    这也是众人对它喜欢的原因之一。

    不挑食,还安静,这简直就是黄少的完美进化版嘛。

    结果,三天之后。

    噬金鼠啃断了三把剑。

    众人想想也就三把剑嘛,随它去吧,又不是养不起。

    第四天,噬金鼠差点啃穿稀有矿物的防护大门。要不是最后触碰到喻文州下的禁令,惊醒了全团的人,估计第二天早上蓝雨众人就得对着空荡荡的库房欲哭无泪了。

    喻文州于是将黄少天提溜到房间狠狠“嘱咐”了一番。

    第五天,噬金鼠果然老实了不少。

    第六天也是安然无恙。

    正当众人都舒了一口气后。

    第七天凌晨天还没亮卢瀚文房间传来惨叫,小卢的剑柄给噬金鼠啃了。

    卢瀚文晚上正睡得香就突然被咔嚓咔嚓的声音惊醒了,他打开照明正巧和捧着他剑啃得正欢的噬金鼠打了个照面。

    “队长它被我逮到现成的居然就抬头看了我一眼就继续埋头啃!!!继续啃啊还在!!”卢瀚文提溜着噬金鼠到喻文州面前告状,神情激动地满脸通红“我每天起码都要喂它一枚银币前天还喂它的是金币它居然第一个啃的就是我!!要不是我醒得快我的剑就剩个剑身了!!”

    喻文州:......

    其实小卢你要不是醒得早,你的剑就啥都不剩了。噬金鼠进食的习惯是把最好的留在最后啃。

    还有你的重点不应该放在你是被啃的第几个吧?

    喻文州用手揉着太阳穴穿着睡袍坐在床边。

    自从噬金鼠来到蓝雨后已经是第三次半夜被吵醒的喻文州脸色实在不好看,更何况始作俑者的主人还在他身后搂着他腰埋头在被子里面装睡。

    舍不得收拾正主我还舍不得收拾你么?

    喻文州当即给了噬金鼠一个石化,然后安慰神情激动的卢瀚文并且保证会给他重新打造一个剑柄。

    送走卢瀚文,喻文州刚躺回被窝,黄少天就讨好地扑上来搂着他腰,毛茸茸的脑袋不停地在他脖颈蹭过来蹭过去。

    “文州文州我错了嘛,明天我就收拾它看它还敢不敢到处乱啃。我保证这种事情不会发生了这次就是个意外意外而已啊啦,不要生气了我们继续睡吧睡吧你看你都把它石化了今天晚上肯定不会有事的。”

    喻文州狠狠按着黄少天啃了几口,发誓要把这股恶气从黄少天身上找回来。

    第二天黄少天就把噬金鼠禁锢在了一个小地盘上,而且饿了它一天。

    虽然小卢同学和蓝雨众觉得它应该学乖了吧,还是偷偷给了噬金鼠几块硬币。

    结果大家都放心得太早了。

    接下来的几天噬金鼠见缝插针,有机会就抓紧机会,没有机会就创造机会,总之把握一切机会能啃几块好的就不放过任何机会。

    众人逮着它又不能弄死弄残它,找正主理论正主认错态度极好事后收拾教训也到位,但是噬金鼠还是照啃不误。

    众人恨得牙牙痒!!真不愧是黄少天的魔宠!!你看那一脸机会主义的样子!!这不是黄少天的魔宠还真养不出这样!!

    于是就发生了众人纷纷找喻文州诉苦的一幕

    为了平息众怒,喻文州决定带着黄少天和噬金鼠出去游历一段时间,顺便看看可不可以利用噬金鼠探寻稀有矿产的天生优势来补充一下蓝雨的库藏。

    这个家伙,真以为自己不知道谁是主犯么?想起黄少天听说要跟自己两人出去游历一番时眼睛蹭亮蹭亮的样子真和那只噬金鼠一模一样。

    真真是物肖其主。

    于是喻文州牵着自己的角翼天马同顶着噬金鼠黄少天一同开始了两人之旅。

    离开前夕,喻文州将黄少天禁锢在自己床上。

    “打这个主意多久了?”

    “什么主意?”黄少天一脸嬉皮笑脸,搂着喻文州的脖子死不认账。

    喻文州搓揉着黄少天柔韧的腰,俯下身吻住黄少天翘起的嘴角,黄少天配合地张开嘴,和喻文州激烈地拥吻起来。两人四肢交缠,肌肤厮磨。

    “不承认的话就算了,反正我们也需要一段单独的两人时光了。”喻文州目光柔柔地看着黄少天,“不过你这种态度,该罚。”

    “来呀,看咱两谁罚谁!”

    “你承认那些事是你纵容噬金鼠干的啦?”

    “没有,本~本少,,啊,,本少,怎么,,怎么可能去啊~~~嗯,,嗯去做那种啊~~啊啊那种事!!”

    “现在不承认没关系,嗯~~反正今晚有时间。”


    马棚里面,银白色的角翼天马头上蹲坐着一只黄灿灿的噬金鼠,噬金鼠脖子上挂着小卢和一群蓝雨众给它的小钱袋,里面装着各种材质的硬币。

    马棚里面咔嚓咔嚓的声音响了一晚。

    但是蓝雨众人今晚没有一人装备武器遭到洗劫。

   

第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