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沼泽雨】

第十篇


    “咳咳~咳!”黄少天被喻文州强行塞进了被子里面裹得严严实实的。

    原因很简单,黄少发烧了。

    为此,脾气一向很好的喻文州差点不顾身份拔杖揍兴欣的包兴荣一顿。

    但是罪魁祸首把自己也整发烧了。

    而且黄少天已经被喻文州教训了一顿,哼哼唧唧地裹着被子,闭着眼背过身,一边烧得迷迷糊糊一边生闷气。

    “前辈抱歉啊,实在抱歉。”罗辑和捧着大杯热水的乔一凡在黄少天病床前连连道歉,“包子他也不是有意的,就是,就是... ...”

    “行了,行了。”已经恢复平常温和模样的喻文州已经看不出来之前的阴戾了,眉宇之间只剩重重的担忧,“他们两个都是小孩子脾气,只是这次闹这么疯我才生气了而已。也幸好没出什么大事,你们兴欣的包兴荣也没事了吧?”

    “已经稳定下来了,温度也没有再上升了。”

    “那就好。没事的,你们先回去吧,少天这有我就行了。”

    “嗯,那好。”


    送走探病的,喻文州坐回黄少天身边,将烧得一脸通红,嘴里还不停嘟哝的病患搬转放平。黄少天烧得一身软趴趴地,但嘴上依旧不停歇。

    “你居然打我,还打我屁股!”

    “打我就算了,还当众,还当众打我!!”

    “明明我已经把人扛回来了,你居然还打我!” 

    喻文州叹口气,伸出微凉的手摸了摸黄少天滚烫的额头 ,黄少天正好睁开沉甸甸的眼睛,大眼睛已经烧得泪汪汪地眼角发红 。

    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不懂啊。”喻文州将被角塞好,俯下身轻轻吻了一下黄少天的眼角,“我担心啊,你想想叶修看着我们的样子,看老韩和大祭司的眼神。每次我都在想,幸好我告诉你过我爱你,幸好你还在我身边完好无损,幸好你还是那么爱说爱闹。”

    黄病患将自己大半张脸埋进了被窝,眼神躲躲闪闪:“那,那你也不能,不能当众打我。”

    “抱歉,我气坏了当时。” 喻文州露出一丝苦笑,伸手理了理被单,让黄少天露出脸来,“你看你,你和包兴荣出去就一天,说好的只是去切磋指导一下,结果你们两个胆子怎么就那么大!虽然你是大剑士,但包兴荣还是新手吧!带着新手啊你们俩就敢去混沌沼泽!还是在阴霾天啊!”

    听得出来喻文州的音调渐渐拔高,黄少天知道自家精灵王怒气槽正在填充。

    虽然喻文州平时脾气好不生气,但是,正是脾气好的生起气来才更加恐怖。

    虽然手趴脚软,但是黄少天还是抓紧机会扑到喻文州身上去,用被窝把自己和喻文州的腰身裹在一起。抱着精灵王的细腰,黄少天近乎讨好地蹭了蹭。

    “保证不会有下次了文州,这次真是意外。”

    “我保证我保证!”

    “别生气嘛,你看我都不生气你打我了。”

    怒气值填充一半的喻文州一下子就将怒气值清零了,放纵黄少天抱着自己的腰,把头放在自己腹部来回蹭,伸手将黄少天一番动弹露出的空隙塞好。

    “上次还在蓝雨的时候,噬金鼠半夜啃了小卢的剑柄你也是这样说的。”

    精灵王觉得不能太便宜了这家伙。

    黄卖萌卡了一下,更大力地搂住喻文州的腰,使劲蹭,使劲蹭。

    “唉,你就想想上次你有多担心我吧,我的担心不比你少啊。”

    喻文州近乎宠溺地长叹了一口气,弯腰捧住黄少天的后脑,从眼角,一点一点吻下去。从烧得绯红的眼角,到通红的鼻尖,到微微起皮的嘴唇。

    近乎虔诚。

    “或者说,少天啊,我是怕了。”

    黄少天将自己埋在喻文洲怀里,安安静静一动不动。

    怕了,文州害怕了,害怕和叶修一样吗?一个人,身边哪怕有再多人的围绕,也是茕茕独立,形单影只的一个人,一颗心。在那么长那么长的时间里等待一个人,等得心力交瘁,等得故作平静,等得黯然流泪。

    抱歉啊,让你担心了。

    抱歉啊,让你害怕了。

    最后,带着一点鼻音的声音在喻文州怀里闷闷地响起。

    “我真的错了。”

    “嗯。”

    “我再也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嗯。”

    “文州,那时候你是不是很担心?”

    “从来没有那么担心过啊。”

    “对不起...”

    “没事就好。”

    “让你担心了。”

    “下次不许了。”

    喻文州任由黄少天搂着自己,配合地躺在床上。陪着有一搭没一搭突然冒一句话的黄少天断断续续地聊着。

    直到黄少天迷迷糊糊睡过去,喻文州仍然目光柔和地看着他。

    这个让自己操碎心的家伙啊。

    

    “没想到喻文州前辈生起气来,”罗辑和乔一凡一边往回走,一边聊,“生起气来简直快让人不认识了。”

    “是因为担心黄少天前辈吧。”

    “但是,”罗辑想起刚才,找了一天没找到黄少天的喻文州,看到黄少天扛着已经晕过去的包兴荣一身湿透地从外面回来时,脸色虽然不好看,但也没有... ...

    对,也没有让人那么不寒而栗。

    直到听说两人是因为在外切磋,切磋着,两人在包兴荣的建议下决定去混沌沼泽去进行搜猎,看谁的猎物多来判断胜负后。

    精灵王周身的气势已经变了,那种黑暗术士的气势已经让人感觉会被那股阴暗的气氛勒住脖颈。

    连一向没心没肺的黄少天都愣住了。

    喻文州的脸色阴戾,怒火像是可以看见一般,正在他身后疯狂燃烧。他直接将包兴荣丢给叶修后,直接扛起了黄少天,抬手揍了黄少天屁股几下。

    黄少天当时就傻了。

    兴欣众人也傻了。

    等两人身影消失后,才发现喻文州走过来这一路上,法术都已经失控将他所到之处腐蚀了一大片。

    叶修率先回过神,将已经烧起来的包子带去治疗。

    “队长?”

    “嗯?”叶修叼着烟回过头,“来看包子么?没事,还活着。”

    “... ...”

    “队长也...也生气啦?”

    “听得出来啊?”叶修笑了笑,“我收拾过他了,进去看看吧。对了,跟老板娘说一声,我出去一趟。”

    “可是,队长,外面还在下雨啊!”乔一凡有些担心。

    叶修举了举手上的千机伞,“放心,我带了伞的。”

    ......队长,我没说担心这个好嘛?但是,为什么今天前辈们的反应都这么......

    “别担心他,不会有事的,”苏沐橙打开门让他们进去探望包子,“你们还小,不知道有些事情,也不知道有些感情。”

    苏沐橙揉了揉两个人的脑袋:“所以啊,叶修他的故事会告诉你很多事,有些感情不要憋在心里,有些事情最好不要发生。哪怕那些事情发生的可能性很小,也不要去挑战自己的运气。不然啊,你不知道你自己会让别人有多担心。”

    两人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包子躺在床上,除了烧得厉害,两眼还青黑。

    “老大他虐待病人啊!”包兴荣哀嚎地有气无力,“打哪不好非得招呼在脸上啊。”

   


    叶修打着伞,在大雨中一步一步走向混沌沼泽。

    “还是这么个雨天啊,那年。”

    “今天喻文州脸色都变了,你看,当年丢了排行第一他都是那副笑眯眯的样子。”

    “他也怕像我们一样对吧?”

    “你看,那个原来理智地可怕的精灵王也有害怕的一天。”

    “你说,我当年怎么就没告诉你呢?哪怕提前一天告诉你。”

    “告诉你我对你的感情,告诉你我的心意。”

    “你说告诉你后我现在会不会好过一点?”

    “恐怕不会吧,还是要扛着这么多责任走下去。”

    “我还是不后悔提前没有告诉你。”

    “这样,多一条信念支撑我继续走下去。”

    “等你回到我身边,我就告诉你。”

    叶修走到沼泽边缘停下脚步,目光安静平和地看向沼泽深处。

    良久再次开口。

    “等你回来,我的亡灵法师,等你回到我身边,我再亲口告诉你。”

    “沐秋,我有多爱你。”

    

    

第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