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蓝眼泪】

第十一篇


    荣耀大陆有四大死亡之地。

    深渊之海、精灵森林、血色沙漠和混沌沼泽。

    但是这四个地方作为稀有材料特产地,对于冒险者和佣兵团来说又是一个趋之若鹜的地方。蓝雨紧挨着精灵森林驻扎营地,霸图和光明圣殿的大本营就在深渊之海的海岸上,轮回盘踞在血色沙漠一带。

    兴欣则将佣兵团修建在了气候最不宜人、危险最为频发的混沌沼泽。

    “有钱谁不想找个好地方,”魏琛表示,“关键是我们没钱啊。你看微草和义斩那块地,一个是草药谷一个是黄金城的,气候宜人、经济繁荣。特别是你看义斩那队长,钱多得要不是因为负重啊,恨不能来一幅纯金铠甲。”

    “我从你的话里面听出一股浓浓的仇富情结。”叶修掐灭手上的烟,“我明明是为了佣兵团以后的发展才选择了混沌沼泽好不好?这里有天然的训练场所和原料输出地,更重要的是这里是大陆的交通要塞。”

    “卡一个佣兵团在交通要塞上你难道不是为了收过路费?”

    “我明明是为了保护过往商旅好不好?”叶修一脸诧异的瞟了魏琛一眼。

    陈果在一旁只想捂脸,你们两个能不能有点下限啊,这还有外人在啊!不!是一个外族在!这丢人都快跨族了!

    精灵王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面不改色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见那两人在说什么。

    “我们也是为了联盟的发展嘛!”魏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你看,我们兴欣壮大起来就代表联盟多了一份力量,各大佣兵团也多了一份助力。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也好搭一把手嘛。”

    精灵王放下茶杯,轻咳了一声:“其实,混沌沼泽正需要兴欣这样的佣兵团在这里常年驻守。更何况你们也才刚起步,我们其他佣兵团怎么会来麻烦你们呢?”

    意思是你们就老老实实呆在这不要到处去瞎折腾了,你们不来我们的地盘抢材料我们已经谢天谢地了。

    “那怎么行?!”魏琛一脸义正言辞,“都是联盟的一员,我们怎么可能放任你们有难?放心吧......”

    “行了行了,有什么事直说吧。”喻文州有些痛苦地扶住额头,果然不是什么人都能一脸淡然的听老魏在这鬼扯。

    而且还是一脸正气的鬼扯。

    “你怎么能这样想老夫呢!老夫好歹还是蓝雨的老队长啊!怎么可能有事麻烦你们小辈!再说了,老夫是那种有事要拐弯抹角... ...”

    这回是叶修一脚将魏琛踹回了沙发,举起千机伞瞄准还准备开口的老魏,示意他闭嘴。

    一大清早把我请过来,还有意避开了少天;兴欣这边也只有核心的三个人。不是有事找我那能干什么?

    边喝茶边听老魏讲笑话?

    这才简直叫笑话。

    叶修摆出谈正事的样子。

    “也没什么大事,就想请你和少天,帮我们一个忙。”


    上一次叶修请黄少天帮忙,抢了嘉世的一个S级的任务。

    上上次叶修请黄少天帮忙,联手揍翻了所有了四大佣兵团来围追他们的任务团。

    上上上次叶修请黄少天帮忙,两人不仅搜刮洗劫了龙窟,还引来了三头巨龙的追捕。

    上上上上次......

    其实,喻文州很想问叶修,为什么你每次干这种事总要带上我家少天?

    “因为之前他是双S级别冒险者里面我最熟最方便也是最好骗出了来的。”叶修回答的理直气壮,“你看,这种事我不可能找老韩吧?他守着他家大祭司都忙不过来的,更别说给我帮忙了。”

    “苏沐橙和你更熟,而且她更好骗”

    “但是之前苏沐橙不方便啊。”叶修耸耸肩,“再说了,这么危险的事情哪能找女孩子?我可是答应了沐秋要好好照顾他妹妹的。”

    “... ...”

    你也知道你找少天帮忙的事很危险啊?

    精灵王喻文州表示,刷下限这种事,他斯文人一个,真做不出来。

    但是要请他和少天联手帮忙的事情,会是什么呢?

    喻队表示他还是很感兴趣的。


    混沌沼泽里面会有什么?

    一毒二异三附身,四病五怪六亡魂。

    还有一滴蓝眼泪。

    混沌沼泽里面几乎可以说是步步杀机,连一块干净的下脚地都没有。

    但在传闻里面,混沌沼泽里面蕴藏着最干净的灵魂怮动时流下的一滴眼泪。

    一滴蓝色的灵魂留下的蓝色的眼泪。

    “叶修要那个东西干什么?”黄少天走在前面,一道剑气劈下去,开辟出一条小路,“我没记错的话,那是灵魂材料吧?”

    “你想想他最近一直在搜刮着什么,”喻文州走在黄少天的身后,沼泽不适合角翼天马进入,于是他们将索克萨尔留在了兴欣,只带着夜雨便走进了混沌沼泽。

    “对喔,最近他一直在到处搜刮灵魂材料。”黄少天手上不停,嘴上也不停,“怪不得老韩最近几年看他很不顺眼啊,或者说老韩就没看这家伙顺眼过。也是,你看我们蓝雨就抢了大眼一次双S级别的任务顺便抢了他们一次佣兵团排名第一,他们就一直针对我们。叶不修这么几年来时孜孜不倦地抢光明圣殿的材料啊,怪不得老韩看他一次就想揍他一次!要是放着我来,叶修他敢抢队长你看上的东西,本少揍得他找不到北!不过我们要在沼泽里面怎样找到那个蓝眼泪啊?叶修没给点提示吗?”

    “据说,会有接应的。”喻文州挥杖驱散朝着黄少天聚拢的黑暗元素,“我想,那个接应就应该是一直以来,你都很好奇的那位。”

    “啊?”黄少天停下来不解地回过头看着喻文州,“我好奇的?谁啊?”

    喻文州停下脚步,示意黄少天看前方不断聚集而来的黑暗元素和灵魂元素。

    渐渐可以看到一个不断凝实的男子的身影。

   “叶修的姘头啊。”

    精灵王音调婉转优雅地、吐字清晰地回答道。

    第一位成功的亡灵法师、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


    一路上,黄少天难得很沉默,因为他一直在偷眼打量那位,传说中是叶修的姘头、战力还在叶修之上、当年唯一一位三S级别的冒险者。

    苏沐秋是苏沐橙的哥哥,苏沐橙是大陆顶级的大美人,而这位。

    很显然,不需要任何证明了,他肯定是苏沐橙的哥哥,因为他长得比苏沐橙还要妖孽!

    这简直作孽哟。

    黄少天推己及人,觉得,叶修当年肯定是看上他的脸了。

    那么说来,黄少当年你也是看上精灵王那张脸了?

    苏沐秋和喻文州显然没有发现这边黄少天的脑补,因为他们在交流蓝眼泪所在地的强大禁制。

    “你的意思是,只要回答完问题就可以去取蓝眼泪了?”喻文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蓝眼泪是极其珍贵的灵魂材料,它不仅可以净化和提升灵魂之力,更重要的是,对于情侣而言,共同饮下蓝眼泪还可以增强两人的灵魂羁绊。两人可以在很远的地方做到相互感应。

    对于一对冒险者情侣而言,简直是居家旅行做任务的绝佳物品。

    “是只有情侣才能回答的问题,”苏沐秋的声音不同于精灵王的温柔优雅,带着十足的磁性,“这也是十年前我和叶修无意中发现的。不过进去以后,你们两会分开回答。”

    “嗯,毕竟从上古残卷上来看的话,混沌沼泽以前也是最大的城市遗迹之一,看样子那个禁制是上古爱神崇拜者设置的。毕竟上古的话,蓝眼泪还不算什么珍稀材料。”喻文州扣着自己的下巴想了想,“你们当年回答完问题看到的是什么情况?”

    “就一大滴蓝色的水珠样的,悬浮在半空。”

    “那好吧,我和少天去遗迹,你呢?”

    “我可以跟着你们一个人进去,”苏沐秋笑了笑,“毕竟我现在是灵魂状态,不会触及禁制的。”


    古城市遗迹如今已经埋没在了藤蔓和灌木之中,不过禁制还在发挥着各自的作用。喻文州牵着黄少天的手,两人对望一眼,笑着抬脚跨入禁制。

    一番天旋地转,喻文州半响恢复知觉,他已经和黄少天分开了。

    一片黑漆漆的,只有一点微光在上下浮动,隐隐可以看出这原来是一个大殿。

    微光是一个圆球状的装置,喻文州还没有靠近,便又声音从圆球里面传了出来。

    一个清晰的女性身影投现了出来。

    “我是驻守于此的守护者,你们俩是来寻求蓝眼泪的吗?”

    “是啊。”

    “准备好应对我的提问了吗?

    “这个不需要准备啊”喻文州笑着说。

    守护者的形态更加清晰了,面容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这是我最愿意听到的回答。”

    “那么,第一题,你有所喜爱的人吗?”

    “这是当然啊。”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第一次见面,他救下我抱起我的时候吧,开始只是有些牵挂他,后来相处越久,便陷得越深。”

    “有多喜欢他?”

    精灵王笑起来,空荡荡的大殿似乎在一瞬间迎来了一丝春风,似乎有着大朵大朵花绽放的声音。

    “有多喜欢啊?喜欢到爱他啊。”

    他的眼睛里面是爱意,满满地可以融化坚冰。每次诉说自己的爱意,血管里面似乎有千万朵烟花炸开,有千万匹骏马在奔腾。

    禁制轰然碎裂。

    守护者的身影在逐渐消散,“这一句话已经足够了,我可以感受到来自你灵魂的情感。你们可以十年前我们遇见的那一对坦率太多。”

    还没来得及对于守护者的这句话想太多,喻文州和顺带而来的苏沐秋已经被眼前的景色震撼到了。

    至于黄少?

    唔,你不知道他话要多点啊?用的时间当然要长一些!


    “你有所喜爱的人吗?”

    “当然啊!”黄少天回答地理直气壮,“我喜欢的人很多啊,你看蓝雨上上下下都喜欢我,我也都喜欢他们。至于爱嘛,当然是文州啦!”

    黄少你没觉得你断句,不,断词有点问题吗?

    守护者明显卡了一下,找回思路继续提问。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

    “喜欢么?可能是他推开蓝雨佣兵团大门的那一刻吧。你看,我们蓝雨佣兵团那么多人,这么多年来,只有他认认真真要把我的话听完。文州他不仅长得好而且他很厉害的!他可是带着我们蓝雨拿下了荣耀大陆佣兵团第一名的称号的!而且啊......”

    守护者显然不可能像喻文州一样安安静静认认真真地听完所有黄少天的话,和大多数人一样,她也不太受得了黄少天的话唠属性。

    “那么现在你有多喜欢他呢?”

    “现在?现在应该不是喜欢了吧?”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自己的脑袋,“你看,他陪我这么多年,对我这么好,听我说这么多话。我是他的守护,他是我最坚定的后背。他爱我,现在当然是我也爱他啊。”

    黄少天的眼睛亮晶晶的,他的骄傲,他的爱意就如同他那颗赤子之心。

    干干净净。

    他在骄傲我有这么一个爱人,他在骄傲他拥有这样一份爱意,他在骄傲他可以以自己的爱意回报这样一份感情。

    我爱他。

    他的眼睛里面呈现地明明白白。

    守护者消散离去。

    他们两个已经无需多言。

    我爱你,我也爱你。

    当然,禁制退去后,黄少天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他有些艰难地转过头去看着已经惊呆过的苏沐秋:“你,你不是说只有,只有一滴吗?”

    苏沐秋表示,我也很!纳!闷!

    因为他们眼前不是一滴水珠状的蓝色液体。

    是一条,额,蓝色水波纹的瀑布。

    这哪是蓝眼泪?这眼泪都成河了!


    “额,这估计还是跟刚才做题时的回答有关吧。”喻文州拿出装置采集起了蓝眼泪,但是声音里面有明显地幸灾乐祸“刚刚守护者也说了,我们比十年前的那对坦率很多,十年前的那对啊。”

    黄少天很心有灵犀地接上:“十年前那对不就是苏沐秋和叶修嘛?”

    “咳咳,”喻文州示意苏沐秋还在,不要幸灾乐祸地太明显了,“十年前嘛,能理解,那时候毕竟比较害羞嘛。”

    所以你爱意表达出来有多深,你所见到的蓝眼泪有多少。

    哎呦喂,看着苏沐秋那张阴沉沉地脸,喻文州表示回去一定要完完整整地告诉叶修这一次的发现。

    十年前,叶修和苏沐秋哪里是害羞!

    两人明明是傲娇来着!

    所以啊,喻文州亲了亲黄少天翘起的嘴角。

    诚实坦率是剑士,哦不,是人类最可爱的美德。 


第一篇

下一篇

伞修蓝眼泪番外

    


    


    


评论(2)

热度(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