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童话草】

第二篇



    伟大的喻文州术士阁下在和黄少天大剑士阁下在雨林游历时,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失误。

    虽然失误在平时绝不可以被允许的,但是别有收获的失误只是生活的情趣而已。

    甚至这根本不是他的失误,那是他故意引导下的结果。

    每一个战士都会觉得拥有气吞山河威慑敌方声音是一大幸事。黄少天当然也这样认为,并对自己这一技能引以为豪。

    虽然崇拜他的剑士都觉得对战时听到他对于敌方连绵不断嘲讽异常爽快,简直就像牧师给了你一个神光一样通体舒畅。但是让你和黄少天单独呆一天试试。

    他的喋喋不休简直就是一种诅咒。甚至有人怀疑说不定黄少天还有诅咒法师的天赋。

    他的崇拜者都不一定能承受他的言语攻击,更别说喜欢安静的童话草。这世界上唯一可以微笑安静听黄少天大段大段话并从中抓住重点的也只有喻文州一人而已。

    其他人顶多不讨厌这种话唠,当然,稀有的童话草绝对是对这种生物深恶痛绝。

    对它们而言,那简直就是噪音!是灾难!

    所以,黄少天被一草坡头的童话草给攻击了。

    童话草喜欢沐浴着阳光的音线和恬静淡然的氛围。所以刚开始,当喻文州弯下腰询问童话草是否愿意让他们通过时,嫩嫩的草芽舒展开,铺满了一山坡。每一个都摇晃着芽尖表示对他的喜爱。

    黄少天对于这种植物只觉得牙酸得要死,不就一破草么,对它那么温柔干嘛?它会笑么?最多摆两下叶子就是了,说不定还是风吹的。队长你干嘛对一山坡的草笑得那么深情?笑给我看我还会回应你,笑给这破草看不是瞎子点灯白费蜡么?再说了,这是什么草啊?名字矫情不说,居然还有性格。难怪长得细细怏怏的,原来营养全长得不是地方......

    以上不仅是黄少天的内心独白,他还将这话说出来了。

    满山坡“细细怏怏”“营养长错地”的童话草愤怒了。不仅话唠你还人身攻击!我长得细又没吃你家地的营养,你操哪门子心?还有现在是你求着让我让路过去!!

    于是,童话草发动了它们唯一的攻击技能“童话诅咒”。

    说实话,童话草确实是很奇葩的植物,等级极高但是攻击弱,通人性但是却小孩子脾气。连它唯一的攻击技能都是,如此的,这个…… 呃~~ -______-" 可爱。

    黄少天虽然身手又快又好但架不住满山坡的草的攻击,在喻文洲拔出权杖之前,他已经被满山坡的童话草用“童话诅咒”砸成了,额,一只纳马雨蛙。

    短胖短胖的身子和肉嘟嘟的爪,大眼睛,窄窄的嘴,一身黄黑错斑。

    黄少天快气死过去了,一生气,纳马雨蛙鼓成了一个小气球。

    喻队哭笑不得地将还没他权杖上最小的宝石大的气球蛙捧在手心上,并且收拾好黄少天散了一地的衣服装备。“童话诅咒”是没办法解开的,不过只要过了12个小时就可以自动解除。

    这边变成短胖圆的纳马雨蛙的黄少天鼓成气球一样冲着童话草只能“哔哔哔哔哔!!哔哔哔哔!!”的叫。那边童话草挥舞着小细条恨不得可以上去抽他两下。

    没办法,喻文州只能给了黄少天一个“禁言”,然后好说歹说,离开了童话草的地盘。


    离开童话草的地盘,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喻文州将气球蛙黄少天捧在掌心,解开了给他下的禁言。

    黄少天挪动着滚圆的身子,一声不吭地、艰难地转过去,用背部面对喻文州。

    我什么时候这么慢过!!!该死的童话草!!黄少天在内心咆哮!

    “生气啦?”喻文州笑眯眯地戳了戳圆鼓鼓的气球蛙。“少天你居然也有这么安静的时候啊?来叫一声。”

    我这么安静是因为谁啊?谁给我下的禁言啊?你不是不想听我说话吗?我干嘛要叫给你听啊?

    黄少天努力躲过戳他的指尖,可惜躲闪失败不说还用力过猛,在喻文州掌心翻了个身,露出了白嫩嫩圆鼓鼓的肚皮。

    喻文州好脾气地将他翻了回去,顺便再戳了戳手感相当好的圆肚皮。

    “哔!!”黄少天努力扭过几乎不存在的脖子,朝喻文州恶狠狠地叫道。

    “真听话。”喻文州表扬道。

    黄少天再次艰难的背过身去,努力表达出我生气了我再也不要跟你讲话的怨念。

    “真生气啦?”喻文州用指尖轻轻摸着纳马雨蛙球一样圆鼓鼓的背部,声音放低温柔地说,“我不是给你说过么?童话草喜欢安静啊,有些话你闷在心里面,离开了童话草的地盘再跟我说不是一样么?”

    我都变成这样了你还说我!!!!!!黄少天一声不吭,但是纳马雨蛙立马又胖了一圈。

   “这是在气什么啊?”喻文州有些哭笑不得,“别生气了,再生气下去我怕你把自己给撑爆了!”

    撑爆了关你什么事?!!

   “怎么不关我的事啊?以后可就没有人像你一样跟我说这么多话了。”术士瞧出了气球蛙的心声,将气球蛙拿起来捏了捏。

    嗯!手感相当好啊,又软又弹。

   “哔哔!!哔!”你居然还敢捏我!!黄少天努力挣扎起来,看到喻文州目光温柔一脸闹吧闹吧没事的表情后,更加愤怒地挥了挥肉爪。

    一手接过胖乎乎地肉爪,喻文州用另一只手将胖蛙黄少天举到与自己平视地地方,看着晶亮的胖蛙眼,问道:“你为什么和童话草生气呢?少天?”

    黄少天艰难地转过头,你管我为什么和根破草生气!告诉你,美男计是对我没有用的!没!有!用!的!拿你的美男计哄那根破草去吧!!

    “因为我对童话草笑得很深情?”喻文州回忆了一下“我记得你还说笑那么深情还不如笑给你看,你至少还会回应我。对吧?”

    老子什么时候还说过?!老子坚决没说过这种东西!!

   “那我笑给你看怎么样?”喻文州将气球蛙凑近了点,“怎么样?满意的话叫一声啊?”

    你当你是卖笑的啊?啊呸!!!喻队怎么可能是卖笑的!!我叫你笑你就笑啊!!你叫我叫一声我凭什么叫啊!!

   “来,叫一声,别生气了。”喻文州的双眼像一汪水,要多少深情在里面就有多少。他的微笑是融了春意,再硬的坚冰都化成了水。

    黄少天再次艰难的转过头去,慢慢“哔”的叫了一声。

   “好了,别生气了,我以后只对你这样笑好不好?”

   “哔~~。”

   “那下次这种情况你要注意了喽?”

   “哔~~。”

   “你知道童话诅咒除了等待它自行解除还有一种解除方法么?”

   “哔!!”

    术士俯下头,凑近胖球蛙“那就是啊......”

    胖球蛙突然变回了原样,黄少天一身一丝不挂,将自己严严实实埋在术士宽大的衣袍中。

    是什么呢?解除童话诅咒的方法?

    是中诅咒的笨蛋喜欢的人亲一口中了诅咒的笨蛋。黄少天恨不能将自己埋死在术士怀里。丢人丢到家了!谁是笨蛋啊!!

    但我不否认我喜欢你。哼o( ̄ヘ ̄o#) !!



第一章

下一章

评论(11)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