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炼金术】

第七章


    虽然喻文州告诉蓝雨众人他和黄少天是去寻找稀有矿产用以补充库藏的,其实呢,他们大多数时间是跟着夜雨后面闲逛。

    噬金鼠想去哪,他们就去哪。

    所以发生了上次噬金鼠窜入蘑菇森林,不仅把自己整丢了,还把黄少天给整丢了。

    所以,现在噬金鼠的活动剧烈程度受到了严格地监控。

    “我说,你不会是文州收拾怕了吧?”黄少天蹲在夜雨旁边,戳了戳胖了好大一圈的噬金鼠,“这地方会有稀有矿藏?逗我吧!就算有肯定也是有归属的!这还是霸图的地盘啊!你不知道这里还是光明圣殿的地盘吗?你准备让我跟谁抢去?韩文清还是张新杰?”

    夜雨抬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埋头继续啃金币。

    “嘿嘿!配合一点啊!我问你呢!”黄少天伸手抢掉了夜雨爪上的金币。

    “吱吱!!!吱!”

    “原来你会叫啊?”黄少天上上下下逗弄着噬金鼠,引着夜雨摆动着大尾巴使劲晃着脑袋,眼巴巴地看着他上下左右摆动的手。

    “进城看看吧。”喻文州走上来握住黄少天的手,将那枚金币扔给了噬金鼠,“他带的路应该没什么错,我也察觉到了一些不正常的波动。”

    “喔好吧,我们顺便还可以去看看老韩和张新杰,不知道老韩现在长啥样了,你说他现在出去还会不会吓到小孩?我想起上次有人差点把老韩也当做任务人物来着我就想笑啊!”黄少天讲得眉飞色舞,“顺便还可以去嘲笑一下他们两个!他两想跟我们一样到大陆到处游逛估计是不可能了!!”

    “听说城区明天左右会有节日庆典吧,正巧留下来可以观赏一下。”

    “真的?那我表扬一下夜雨,带路带得不错。”黄少天说着就从钱袋里面掏了枚金币出来。

    “别喂了。”喻文州将他的手抓了回来,“你没见着他一路上来胖了多少吗?噬金鼠又不是观赏用的,喂那么胖干什么?”

    “喔,那就算了。”

    胖...金币没了...夜雨遭受双重打击,萎靡地趴在索克萨尔的头上,连啃了一半的金币都不想再啃下去了。

    霸图所在的Q城建筑普遍是大气豪爽的风格,是荣耀大陆东边最为大型的城市,也是光明圣殿最重要的城邦根据地。光明大祭司张新杰和他的契约守护者、霸图佣兵团团长,精英队队长韩文清的大本营所在地。

    “要先去看看他们两吗?”找好住处后,黄少天啃着Q城特产的大苹果,顶着噬金鼠问喻文州。

    喻文州看着正在啃苹果的黄少天,再看看他头顶上重新恢复斗志继续啃金币的噬金鼠。

    真像!

    喻文州在心里赞叹了一句:“不用,这个点你见不着张新杰的,我们四处去逛逛。”

    “对喔,他应该在午休来着。索克萨尔呢?怎么不见了?”

    “喔,他要先去一趟光明圣殿见见老朋友,不用管他,他知道回来的路。”

    “那我们去看看你觉得波动不正常的地方吧。”黄少天伸手揉了一把夜雨,“快,带路去!你都胖成这样了还不运动一下!”

    ... ...正吃得欢的噬金鼠遭受第二次重创。

    尼玛!!是他发现的波动为什么是我带路!!

    

    噬金鼠将他们两人带到了一片专有职业居住区,专有职业居住区的意思就是这里居住的是同样职业的一群人。

    是一群炼金术师。

    “把夜雨藏好吧,对于炼金术师而言,噬金鼠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实验对象和奴役对象。”喻文州皱皱眉头,“你不是想去见见老韩和新杰么?我估计他们两就在这里。”

    “啊?他们在这?这个点张新杰不是应该在午休么?”

    “嗯,因为我感应到了索克萨尔也在这附近。他应该是追寻张新杰的魔宠光明圣鹰的踪迹到了这里。”

    “这群炼金术师又折腾出什么大动静了?”

    “大概猜得出来吧,惊动了大祭司和他的契约守护者的炼金术师啊。”喻文州叹了一口气,“一定是触犯了不可跨越的禁界了吧。”

    “嘁,”黄少天不满地撇了一下嘴,“跟那个讨厌鬼叶修一样的家伙。”

    “不,叶修可不一样,他可是跨越禁界者当中的佼佼者,甚至,从另一方面而言,他并没有跨越禁界。”喻文州感叹了一下,拉起黄少天的手,“一起去看看?”

    “走!这么热闹的事情怎么可以少了我!!!”


    张新杰看着各种破门而入的生物,皱了皱眉头。

    先是一匹角翼天马,应该是叫索克萨尔,是自己魔宠的故交。索克萨尔到了那说明喻文州也在Q城里面了,喻文州到了,说明那个话唠也到了。但是......

    光明大祭司推了推自己的单边水晶眼镜,这个黄灿灿圆滚滚的是什么?

    好像是啮齿鼠类的魔宠吧?没见过这么胖的啊?难道是一种新品种观赏鼠?

    但最新资料显示黄少天的魔宠不是一只噬金鼠么?

    夜雨滚到张新杰脚边上,对着光明圣殿金灿灿各种极品的装备露出了满脸的食欲。不过,很快他转移了目标,满眼食欲地盯着这间杂乱屋子里面唯一的家具。

    那张堆满各种材料的大桌子。


    “抱歉,”喻文州上前拎回了夜雨,“他最近可能胃口比较好,但并不代表我们会对你们的战利品出手。”

    屋子的主人正被一脸严肃的韩文清背手押解在地。

    “这就是那位跨越禁界的炼金术师?”喻文州蛮好奇地打量着他,“挺年轻的嘛。”

    “他是我们这里最年轻前途也是最广的炼金术师,”张新杰决定暂时当做看不见正对着满桌子材料蠢蠢欲动的噬金鼠主仆两人,正色对着唯一靠谱的喻文州说“为了复活他意外死去的恋人,强行将死灵暂时拘禁在复活的金属上。为了他的实验成功,他试验了一共20条人命”

    “结果呢?”

    “你应该比任何人都清楚,就算是被暂时拘禁在炼金成果上的灵魂,也将会成为器物永久的活灵。”

    “真可惜,被剥夺了作为人的灵魂的存在,成为了器物之灵。而且作为施法者的目的,她将永远承受一半的罪责。”

    被押解在地的青年脸色一片诡异灰白,嘴唇已经被咬破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喉咙里面不停地滚动着什么,发出刺耳的摩擦音。

    “......真够狠心的,他的第二十个实验对象是他自己么?”

    “看样子,是的。而且他成功了。”

    “那个被拘禁的生灵呢?”

    “这是现在最大的问题,我们并没有找到。”

    “那文州我们别打扰他们了吧,再在这里待下去我怕管不住夜雨他把这的材料给啃了怎么办?”黄少天突然插了一句。

     众人望过去,果然,夜雨一脸垂涎地看着的目标已经转移到了青年身上。

     有着灵魂的、在烈火中复活的金属的品质,足以让任何人发狂。

     更何况是以金属为食物的噬金鼠?

     喻文州拉着黄少天礼貌地朝韩张两人告别,带走了索克萨尔和夜雨。

    “还要继续搜寻么?”韩文清问道。

    “不用了,先回圣殿吧。这件事很快会有人给我们答复的。”


     回到旅店,刚掩上房门,黄少天就被喻文州摁在了床上。

    “把东西教出来吧,”喻文州从上方凑得极近地看着黄少天的眼睛,“你和夜雨配合的很好嘛。”

    “又被你发现了,”黄少天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八音盒,“夜雨看着这玩意眼睛都直了,这还是在你的索克萨尔掩护下偷出来的。”

    “张新杰也肯定察觉到了,他可是大祭司,虽然他不太肯定那个活灵的位置,但是他肯定能察觉一个活灵的消失。”

    “那怎么办?我还没有看过活灵呢!!拿一个回去放在蓝雨也好啊!”

    “说实话,”喻文州捏了黄少天鼻子一下,“拿个沾了罪孽的活灵回去干嘛?招惹死灵法师吗?”

    “...”黄少天扭了扭腰身,“就觉得她挺可怜的,活灵被带回去会被销毁吧?她都死过一次了,还要死第二次。”

    “我倒有个建议给张新杰,他说不定会接受。”

    “什么建议?快说快说!!”

    “先把八音盒给我吧,估计这个活灵生前一定很喜欢唱歌。”喻文州感叹了一下,“不然那位炼金术师也不会将她放置在八音盒里面。”


    “在等谁吗?”韩文清将天鹅绒的大氅给张新杰披上。

    “已经等到了,”张新杰将手上的八音盒举起来示意给韩文清看,“索克萨尔刚刚送过来的,还有文州的一封信。他倒是给我们解决了一个大问题。”

    “代价呢?”

    “一堆材料和明天庆典的贵宾票。”

    “材料从我这出一半吧,这两个活灵怎么处理?”

    “让这个八音盒放在大殿吧,我记得这个姑娘的圣咏唱得很好,正巧可以派上用场,至于那个活灵,送到任务组去吧。在那里用战意和鲜血清洗他的罪孽,直到主的恩赐降临于他,是他得以从永生中解脱。”

  

    “然后每十年光明神的恩赐降于他的信徒,他们便可以洗去十分之一的罪孽。”喻文州向黄少天解释道,“金属之所以可以困住灵魂,是因为在炼金术师手上复活的金属在高温中并不能完全纯净,而意外死去的灵魂,多少对于俗世有着牵挂和怨恨。你看,杂质和灵魂的瑕疵附着在一起,怎么可能分离得开?禁界之所以存在,不是因为不可跨越,而是你所追寻的结果,与你打破禁界所得到的的结果是背道而驰的。”

    “为什么这样说?”

    “你看那个被困在八音盒里面的生魂,她会沾染上本不应该沾染上的,来自与金属的死气。被侵蚀过得灵魂将不再完整,就算张新杰愿意将其沐浴在神恩之下,可能也极难复原。”

    “这就是背道而驰吧?他想找回他的爱人,却亲手埋葬了他们的未来”黄少天若有所思地接道,“那么百年之后呢?活灵在被洗去全部罪孽之后呢?”

    “不知道了,但我知道百年以后啊,”喻文州朝黄少天眨眨眼睛,“那两个金属一定会被侵蚀,腐朽。作为逐渐死去的金属存在,接下来活灵还不不会被困住,得看他们自己了。”

    “你说为什么人会执着于一件事物或者一个人呢?”黄少天感叹了一句,突然又兴致勃勃地转过去问喻文州,“如果我...额,我说如果啊,如果我先你一步,,,呜呜。”

    喻文州俯下身堵住那张嘴。

    “我不会让那种事情发生在你身上。我无法阻止你的死亡,但我可以延长你的生命。就算有一天你离我而去,我也不会做任何涉及你灵魂的事情。”

    “因为我爱着的,是那个鲜活的黄少天。”                                                               “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愿意让我去触及那个不能跨越的禁界,生灵和死器的禁界。”

    “你的前世与我无关,转世我愿意等待。”

    “作为今生你愿意与我携手的代价,我愿意等待你的来世,哪怕你的选择不是我。”

    喻文州深情款款叙说着自己的心意,一双眼睛深沉地可以装下整个天地。

    黄少天沉默了一下:“你今天话格外的多。”

    “我也很不习惯这么沉默的你。”喻文州凑上去亲了一口黄少天的嘴角。

    “那么请问喻文州喻大队长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吗?”黄少凶巴巴地问道。

    “哪敢,一直是我担心你有什么不满意我的地方。”喻文州笑得眉眼弯弯,“你看,我还担心下辈子你不要我了呢!”     

    黄少天伸手搂住喻文州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

    “我特么瞎眼了吗?下辈子放着你不找去找谁啊!!!!”

    

  

    第一章    

下一章

   


评论(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