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喵

本处堆着正文完结的。
没有完的在大号 :天腐的多喵
谢谢支持!!!!!!
欢迎踩!(小心我的尾巴)

荣耀魔法世界:【封印瓶】

第十二篇


     春暖花开的季节,百花山庄最为热闹。

    黄少天很早就对百花山庄的百花蜜(更想写蜂王浆啊)垂涎三尺了,拖着自家队长马不停蹄地奔向了百花山庄。

    百花蜜招惹来的不仅是一群吃货,还有大批的魔兽。自从他们的上一任庄主离开投奔霸图佣兵团以后,百花山庄的力量着实被削弱了不少。所以对于前来寻求百花蜜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他们表示了极大的欢迎。

    廉价劳动力啊这算。

    廉价劳动力二位不仅白天帮着驱逐魔兽,晚上也不闲着。

    比如说,他们捕获了一位翻墙潜进百花山庄的人。

    “我说,张佳乐,别装了。”黄少天看着翻爬了一半被自己逮到而不得不困在围墙上的人,“我都认出你来了你就别装不认识了好不?白天我家队长就怀疑了,玩弹药能玩地那么五彩斑斓的也就你一个人了。下来啊,在墙头上躺着很好玩吗?”

    “... ...”张佳乐艰难地把头望下去,“我被钉子,卡住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张佳乐你出门的时候没让大祭司给你刷一个祝福吗?你怎么就这么点背啊!笑死我了!!居然被钉子挂住了!你翻墙进来的时候没摸清楚点位吗?”

     若不是随同前来的喻文州之前随手下了一个结界,估计这会儿全山庄的人都被黄少天的笑声惊醒了。

    “我是够倒霉的,第一次翻墙出去就被你两逮到了。”好不容易挣扎下来的张佳乐拍了拍身上的灰,“你们怎么知道我会从这出去?”

    喻文州笑了笑:“碰巧而已,我和少天就那么顺便出来试一试。”

    张佳乐心中泪流满面,碰巧都能遇上,下次出门一定要让张新杰多给自己刷几个幸运祝福!!

    

    “话说,你们俩来百花干什么?”张佳乐如今的身份不好在百花山庄出现,白日里他都是依靠伪装术出现的。

    “百花蜜啊,”黄少天口气里面充满不解,“我们来的时候就这样说的啊,不然你觉得百花山庄有什么是值得我和队长亲自出手的?百花山庄给不起佣金吧?”

    “滚!别说佣金!就是把你两包下来百花也给得起这个价!”

    黄少天和喻文州一脸你确定肯定以及一定?

    张佳乐一下子泄气了,他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抓了抓自己长长的头发:“也是,也不是每个人都跟我...”

    “咳咳,”喻文州打断了张佳乐接下来想说的话,“你回来干什么?就算想对他们有所补偿也不能玩命吧?要知道如果你被发现的话...”

    还没被打死怕已经先被唾沫星子淹死了吧?

    张佳乐自嘲地想着。

    “我确实想补偿他们一下,”张佳乐斟酌了一下措辞,“还有,毕竟这是我长大的地方,我想,我想回来看看。”

    “今天是什么日子?”喻文州突然转身问黄少天。

    “今天?今天是二月二十四,等等!张佳乐今天是你生日?!”黄少天突然反应过来了,“你生日啊!先给你说声生日快乐啊,但是你今天不好好在霸图庆祝一下,回百花干嘛?”

    “回来看看啊,”张佳乐耸耸肩,“我一个人在霸图过什么生日?还不如回来看看呢。”

    毕竟,这是自己长大的地方,有着最甜蜜,最苦涩回忆的地方。

    这个结界里面瞬间安静了一下,黄少天试图笨拙地安慰一下这位联盟最悲催的顶级冒险者:“要不,你带我们四处逛逛?”

    

    这特么是个什么提议?

    一个被百花山庄定义为叛徒的前任山庄庄主(为毛我想写庄花?!)带着另一个佣兵团的人在山庄四处闲逛?!这算是泄露机密还是刺探机密?

    但是最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居然还答应了!

    而且还带着他们在闲逛的路上!还自觉给他们讲解了起来!

    我这是什么心态啊?张佳乐真想找个地方扪心自问一下。

    “这里是我以前住的地方,”张佳乐指了指前面明显以及封起来的建筑,脸上明显流露出了回忆的笑容“现在肯定没人住了。以前啊,我就在这里处理一些公务,那个人,也住这里,可惜啊,他比我还要先......”

    那个人啊,比自己还要先一步离开,连同自己的依靠一起带走。

    说完,张佳乐转身准备带着这两人前往下一个景点。

    我怎么这么自觉?张佳乐内心简直泪流满面。

    “你,确定没人住?”喻文州拉住张佳乐,指了指那栋建筑,“作为有一个术士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里面有封印波动的痕迹,而且是刚刚发生的。”

    黄少天立马兴奋了起来:“走走,进去看看!张佳乐你以前住的地方闹鬼了吗?居然是封印波动的迹象!很难得啊!居然有人敢在你以前住的地方乱来你不去管管吗?”

    你们两个一脸幸灾乐祸想看热闹的样子你们以为我看不出来吗?张佳乐愤怒了,不管是因为有着自己回忆的地方被他人触及还是因为其他,一个弹药已经出现在了他手上。

    “你们两个!过来搭把手!”


    建筑里面空荡荡的,要不是喻文州的职业素养和口碑在那,张佳乐简直就要觉得这位蓝雨佣兵团团长是洗涮自己玩吧?

    但是,张佳乐还是将带着怀疑的目光投向了喻文州。

    “喂!你那是什么眼神?怀疑我家队长吗?”黄少天率先不干了,“我家队长是那种人吗?是吗?是吗?这站着的要是叶修你这种眼神还好说!我家文州怎么可能乱说?”

    张佳乐表示玩战术的都是一丘之貉,叶修声名在外,你家喻文州也不逞多让。

    喻文州表现得特别善解人意:“你这有没有密室之内的地方?那个放置封印的人还没有离开。”

    张佳乐明显迟疑了一下,大大的眼睛里面全是不可置信。

    密室?当然有,但是......

    是他?!

    张佳乐几乎是手忙脚乱地冲向大堂上那个座椅,满手是汗地打开了座椅后面的密室,他的手不停地在抖。

    “他怎么了?”黄少天有些好奇地想跟上去,却被喻文州拉住。

    “嘘,想看一场好戏吗?”喻文州的眼睛里面全是坏主意。

    “想!!”黄少天热烈配合。

    “待会记住,千万别出声。”说完,喻文州扬起宽大的术士袍将黄少天搂在自己怀里,包裹严实,给两人下了一个隐身术。


    张佳乐第一次觉得自己那么矛盾,比下定决心离开百花投奔霸图还要矛盾。

    想急切验证是不是那个人,但是,却又一点不想见到那个人。

    你先离我而去,曾经作为我的依靠,作为我最坚定地后背!

    却最先将我抛下,让我一个人!一个人!

    一个人的时候却又让我无时无刻都会想起你!想起你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想起你和我最完美的合作!想起你对我的照顾!

    全都是你!

    孙哲平!

    在最后一个拐角,张佳乐停了下来。

    如果不是你怎么办?

    咬咬牙,转了过去。

    果然吗?这里除了有大堆大堆的水晶瓶,什么都没有。

    张佳乐泄气地坐在地上,随手扔出了手上的东西。

    “混蛋!”张佳乐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大滴大滴的眼泪落下,“为什么我又想起了你?”

    一个水晶瓶被他扔出的弹药砸中,叮叮当地落在地上,摔倒了他的身边。

    张佳乐拾起那个瓶子便朝墙上砸去,水晶瓶再结实,也碎了。

    一团青烟飘了起来,逐渐像一放一段投影一样。

    那是一段无比绚烂的战斗,血光和飘零的花瓣混杂在一起,枪起剑舞,雷鸣轰动。

    繁花血景。

    “这是?”张佳乐长大了嘴巴。

    “嗯,是记忆。”一个人出现在他身后,搂住他。

    “老孙。”张佳乐的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终于,止不住了。

    “我想这是我们一起长大,一起战斗的地方。”

    “把记忆封存起来放在这里是不是很浪漫?”

    “你看,每年你过生日我都要来放一个。”

    “别哭了,你不是发誓要放弃最后一点柔弱吗?”

    “闭,闭嘴”张佳乐抽噎了一下,“我现在只哭给你看!你不乐意吗?”

    “嗯,不胜荣幸。”

    “今天我生日,你有没有相对我说的?”

    “我爱你。”

    “... ...我也是。”


 


    


    “队长,我觉得偷听墙角不好吧?”

    “没事,就当看一场话剧吧。”

    “... ...”


     队长,你别跟叶修学啊!   



第一篇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131)